【望远镜】野鹅敢死队

  • 发布时间:2019-01-24 20:27:38

  • 来源:admin

  这部七十年代的老片子应该是改革开放后引进比较早的欧美电影之一了,记得当时是老爸带着我到电影院里看的,还是小屁孩的我自然不晓得里面讲的是什么内容,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开头那幅巨大的非洲地图、一个黑人小伙的头像、电影的个别片段,当然还有《野鹅敢死队》这个片名。

  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了,不知为何突然想重温一下这部片子,大概是想了解一下这部在童年给我留下记忆的电影到底是讲述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吧。没想到在网上轻易就能找到清晰版,而且还是上译配音的,很有八十年代的味道,要知道那个年代看到的欧美大片,里面的人物全是操着“上译腔”的普通话。下载完才发现这部电影片长居然有两个多小时,记得当年我跟老爸可是从头看到尾的,感叹当年啥都看不懂的我居然能坚持两个小时没睡着。

  重温了这部经典后谈不上激动,但是想法还是相当多的,首先要谈的是那位被营救的对象林班尼,影片从头到尾都没有讲他到底是哪一个国家的元首,估计是制作方为避免发生外交上的问题而故意隐去的,不过从片头和片中人物的对话可以得知,林班尼所在的国家正是坦桑尼亚。

  林班尼原来是坦桑尼亚的总统,后来被军人恩多法政变推翻,并流放到乌干达。虽然对外而声称林班尼已死,但他事实上仍活着。后来乌干达以释放林班尼作为要胁,让坦桑尼亚将铜矿开采权给他们,而敢死队的雇主爱德华爵士在坦桑尼亚有铜矿生意,乌干达政府的做法显然损害了爱德华的利益,于是爱德华便雇佣福克纳的敢死队劫出林班尼,交给恩多法将其处死,让乌干达的计划破产。

  正如福克纳所说的,这是一盘很大的棋。因为爱德华的计划只是表面的,他真正的目的是等敢死队将林班尼从乌干达军队劫出后,就把他们的行踪透露给恩多法,让他狙杀林班尼。这样他既可以保证自己在坦桑尼亚的铜矿开采权,同时又免了50多万英镑雇佣军的费用。虽然他仍要给恩多法一些好处,但比起这笔开支确实是省了不少。

  福克纳等人潜入乌干达军营和用毒气干掉睡梦中的士兵,很快就把林班尼救了出来,无一人伤亡,事情看起来十分顺利,然而这帮等着拿英镑的雇佣军们却转眼就被无情地丢在了坦桑尼亚自生自灭。不知道是过去的人思想比较单纯还是编剧脑残,当来接他们的飞机转头飞走后,福克纳只是大声地对同伴说:“我们上当受骗了~~!”大伙们竟无一人鼓噪。像与福克纳死党的瑞伍和肖恩等人倒也罢了,要知道这群人大部分都是在英国临时招募的,与福克纳非亲非故,岂是你TM一句“我们上当了”就应酬得了的,若按现在电影的思维那帮人早就冲上楼把福克纳几个突突掉了。

  爱德华的无耻固然让人不快,但福克纳等人的遭遇也难令人同情,毕竟他们的目的是要把落难的民选总统林班尼秘密交给独裁者恩多法处决,完全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可福克纳到底是一名雇佣军,而不是慈善工作者,干的就是拿钱卖命的生意,正如在片中他自己所说“谁付钱就给谁干”,因此也不必站在道德层面上谴责他,毕竟福克纳对待同伴还是很够义气的。这一点福克纳的死党兼好友瑞伍就与他完全不一样,尽管同样是雇佣兵,但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历次在非洲执行任务都是为了扶植一些“好总统”,希望他们上台后能行善政,结果却事与愿违,这些在野时道貌岸然的政治家一上台就“偷国库”,让瑞伍相当失望。

  福克纳在找瑞伍时还欺骗他这次的任务是要救林班尼,但瑞伍仍旧不答应。至于瑞伍后来为何又回心转意电影却没有交待,个人觉得他完全是出于友情才答应的,以瑞伍作为参谋长的智慧不可能看不出这次任务的真正意图,再者出于对非洲“公知”的失望,所以瑞伍对林班尼的下场自然就不太再意了。然而当福克纳发现自己上当后,瑞伍的理想主义思想又开始浮头,从“我确实有话跟你(福克纳)说,也许我是有点不冷静。”这句话可以看出,他带有一种赌博的念头,与其白白地战死异乡还不如趁此机会帮助林班尼重掌政权,如果他真是一个“好总统”的话说不定可以为坦桑尼亚带来幸福。

  瑞伍的计划是把林班尼送回坦桑尼亚南部,因为那里是林班尼的领地,人身安全会有保障。一旦坦桑尼亚人得知林班尼仍然活着,反抗恩多法独裁统治的战争将一触即发。瑞伍这样做一来是为了让“好总统”林班尼重掌国家政权,再者便是报复爱德华,因为此举会让怒羞成怒的恩多法撕毁与爱德华的铜矿开采合同。作为为钱干活的福克纳一开始当然不同意,但经不住好友的再三劝说,于是答应了。

  之前偷袭乌干达军队大营时英勇如兰博的敢死队在面对蜂拥而来的恩多法部队时就没那么走运了,几场大大小小的遭遇战后,50多人的敢死队员只剩下12人,瑞伍也因为掩护同伴来不及上飞机而要求福克纳开枪打死自己。这一幕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也是我第一次看时为数不多能记住的情节之一,以至于后来每次看电影看到某人为掩护同伴而牺牲时都会想起,当然也包括福克纳不得已开枪打死瑞伍时那痛苦的表情。这一刻也许是福克纳平生以来第一次为钱打仗而感到悔恨吧,毕竟因为自己的“贪念”白白断送了众多雇佣兵和好友的性命。平安返回英国的福克纳找到爱德华,在索要了死亡士兵的安家费后便枪杀了他,这一段有点儿像《兰博2》中的情节,只不过比起兰博在办公室胡乱扫射,直接将罪魁祸首突突更让人觉得痛快。

  虽然敢死队的战斗相当英勇,同伴之间的情谊很感人,只可惜福克纳后来的所谓正义举动完全是因为爱德华的出卖逼出来的。可以想象,如果事情按原计划进行的话,那么结果就是林班尼会交到恩多法的手中,林班尼被处决,坦桑尼亚将永远被独裁者恩多法蹂躏。感觉结尾也相当坑爹,死了几十个士兵、辛辛苦苦地把人救出来,结果林班尼还是因为中了流弹而一命呜呼,感觉这场游戏的最后赢家就是那位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脸的大独裁者恩多法,既铲除了林班尼这个眼中钉,还能借爱德华横死为由再敲其公司一大笔,真可谓是一举两得。电影的整体格调是灰暗的,大概导演正是要表现一群荒诞的人在一个荒诞的时代干下一件荒诞的事情而产生一个荒诞的结局吧。